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键盘教研室举办钢琴独奏交流音乐会

 

我们的钢琴故事

键盘教研室举办钢琴独奏交流音乐会

 

     4月25日晚上,一场精彩的钢琴独奏会在随园校区音乐厅举行。由键盘教研室钢琴老师所推选来自不同年级的12名学生参加了音乐会。此次是学院为了推进学风建设,提升学生的舞台表演经验和增加舞台表演实践所举办的,同时增进了学生之间的专业学习与交流,从而增强学生与老师的配合和感情的融洽,可谓百利而无一弊。音乐会由我院青年教师吴嘉琳老师主持,中国教育学会钢琴学会会长唐重庆教授、音乐学院院长俞子正等领导以及部分师生聆听了音乐会。

  虽然节目单上仅仅只有12个节目,但这12首曲子可以说是囊括了各个时期的中外音乐精粹,如: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Op.109的第一乐章,该作品创作于1820年,1821年在柏林出版。当时贝多芬已是风烛残年,他的身体和生活正陷入极度痛苦之中。他的健康每况愈下,耳聋、风湿、眼疾等,一并向他袭来,加之经济上的穷困潦倒,使贝多芬的性情变得极为暴躁,对现实感到绝望。随着工业革命的爆发,催生着即将爆发的资产阶级革命。这一切引起了贝多芬的关注和思考,激发了他对民主、自由的渴望,并极大地鼓舞了他的斗志。贝多芬在这部作品中选择向神灵敞开自己的内心世界,用音乐来进行人神对话,并试图在这种对话中寻求精神的慰藉、完成情感的释放,最终实现灵魂的解脱与升华。这个时期贝多芬的创作风格变得十分自由洒脱,或向巨制,或向微型,两极分化,把人间的苦难表现到极致,旋律中充满对天国的幻想与憧憬。他仿佛从一位热血青年转变成一位大彻大悟的无畏智者,让闻者感动而又温暖。

  还有肖邦的波兰舞曲Op.53和叙事曲Op.38,如歌般的旋律线,如诗般的韵律,已显示出波兰的民族特色。各种民间舞蹈的体裁、节奏,以及风俗生活的意境、情致,使他的作品非常生动、感人。肖邦的一生是一个波兰民族作曲家的一生,是和波兰人民、波兰土壤息息相连的一生。肖邦很少直接采用民歌旋律作曲,而是按波兰民族民间音乐的性格、音调,自己去进行创造。他的音乐既具有强烈的波兰风格,也富有个人独创的特性;既与民间音乐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既让人激扬勇敢,又给人以温暖沉静,让听众不得跟着自己的耳朵寻找与自己心中最美的画面。

  当然,最具有中国民族性的音乐就是(朱工一)的小溪和根据中国戏曲所改编的(张朝)皮黄,钢琴独奏曲《皮黄》,是由郭门弟子张朝教授创作的,全曲运用戏曲元素和京剧中的西皮、二黄等板式和同一主题的材料,来替代西方奏鸣曲式中写法上的规矩。并以东方的美学意境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阴、阳观念,来取代西方奏鸣框架下的主、副部对比写法和戏剧性的陈述方式。张朝把我国800年间形成的戏曲文化,以一首作品的陈述方式做了简单梳理其中的唱、做、念、打在李云迪手下的渗透、虚拟和千锤百炼的声腔元素在作品中的凸起,还有以散、慢、中、快、散的板式布局等,都为《皮黄》的写法提供了直接、可靠的风格依据。

  从这样的选曲深度,便可看见每一位老师对于这次音乐会的重视,选择如此文化底蕴深厚,民族气息浓郁的曲子,让我们并不仅仅是在弹一首钢琴曲而已,更是在接触世界各地的灿烂民族文化,借由钢琴这有限的88个琴键来畅游无限的精神文明世界。

  除去贝多芬鲜明的个人气质,肖邦与中国朱工一·张朝所具有的民族文化魅力,还有俄国的被誉为伟大的俄罗斯音乐大师柴可夫斯基,他的音乐是俄罗斯文化在艺术领域内的最高成就之一;当然还少不了德国犹太裔作曲家门德尔松,为德国浪漫乐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同是德国的勃拉姆斯也以他男人的宽阔胸怀和爱恋的旋律在我们心中留下难以忘怀的音乐瞬间;西班牙的格拉纳多斯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他的音乐基本上是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浪漫主义音乐,但却是多层次的。人们赋予他各种称呼,像"西班牙的肖邦","最后的浪漫主义";不得不提的还有钢琴演奏史上的天才般的人物,著名的李斯特和他的“弄臣”;最后就是当代的(罗森塔尔)蝴蝶的轻盈之姿在音乐会上翩翩起舞,以及(康斯坦丁涅斯库)托卡塔曲的异域之风吹响在南师这块古典宝地。

  能学习和讲述的东西太多太多,但可供述说的篇幅却不够长;想要表达的感情太多,却窘于言语的苍白。唯一能做的只有感谢老师给的这一次锻炼的机会,从选曲到指导,从指导到台下的担心与欣喜,每一个过程都有老师的陪伴与教导,每一滴汗水都有老师的付出,每一个音符都有老师的期盼。台上台下,台前幕后,都是师生默契配合的影子,音乐会的当天还有院里的各个领导来为我们加油打气,当然还会有每个演奏者的“亲友团”来送水送花,真可谓是“师生一心”。作为既是学生又是演奏者的我们,心里既感动又温暖,证明便是嘴角上那上翘的弧度,和每一首曲子所传达的感情,使得这一次的音乐会完美的落下了幕布,这也会成为我们在大学四年中一笔彩色的记忆。(键盘教研室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