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二胡史中的“三字经”——岳峰学术讲座在南艺举行

 2015年10月22日下午三时,应南京艺术学院民乐系之邀,我院岳峰教授在南艺音乐楼演奏厅,为民乐系师生和闻讯前来的二胡爱好者,做了一场视角独到的二胡学术讲座——二胡史中的“三字经”。讲座借用“三字经”的表述方式,勾略出20世纪中国二胡的代表人物、作品、演奏、教学及其人文特性,为听众认识二胡世界打开了另一扇窗口。

讲座从二胡生态现状的观察开始。在今日学二胡、拉二胡、教二胡,到比二胡、写二胡、品二胡所形成的二胡多元格局中,岳峰老师强调了二胡的发展在“立人、立曲、立器”的同时,还要“立论”的重要性。以史明鉴,只有弄清了来路,才能更好的认清去路。随之,岳老师用其特有的方式,细述了20世纪二胡行程的变迁及其规律:从贩夫走卒手中的一个“响器”,高等学府的一件“乐器”,到走进音乐殿堂的一件“道器”的身份变迁;从以阿炳为首的民间二胡之“说”,蒋凤之文人二胡之“吟”,到以闵惠芬为代表的现代二胡之“唱”的琴风演变;从草根情结田野之风的“绿”,文人情怀书卷之气的“蓝”,到国家象征殿堂之宏的“红”;百年二胡,形成了一个清晰可见的“风”“雅”“颂”演变轨迹。

 讲解过程中,岳老师配之深入浅出的比喻、生动解读和典型范例,并用相应的技巧、作品和名家演示逐一说明,使观众一目了然而层层深入。之后,岳峰老师从二胡独奏时代器乐化进程的三个阶段“小提琴化”“钢琴化”“交响化”,阐释了二胡从世纪之初“调和之路”到今日“西化之旅”的成因与得失,并引发出多年对民族音乐发展深层思考的“岳峰民乐之问”:“古人说过:‘乐生于音,音生于律,律生于风,此乃声之宗也’。如果说,音律是音乐的宗法和基础,那么,中国的专业音乐教育辛辛苦苦了一个世纪,是不是悄然地走着一条自我转基因之路?以钢琴十二平均律为基础的西方乐学体系,是不是中国音乐自我转基因的起点呢?中国民族音乐转基因的代价又是什么?反过来问,中华民族音乐的根是什么?守住民族音乐之根的意义是什么?华夏民族音乐的DNA又是什么?民族音乐的“百年老号”还剩下什么?谁来发现、挖掘、传承我们的民族音乐之根?在没有根的路上我们又能走多远?”……

 岳峰老师掷地有声的话语,给师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大家认为这场讲座视野广远,信息量大,给人以深深的思考和启发。南艺音乐学院民乐系主任闫爱华教授致欢迎词,副主任于汉教授做了总结发言。他们高度评价了岳峰教授的前瞻视野和理论思维,以及对民族音乐锲而不舍的寻根意识。最后,岳教授将自己编著的二胡书籍《音乐家储师竹》《艺坛伯乐陈朝儒》《闵季骞民乐人生》赠予南京艺术学院图书馆,音乐学院副院长郏而慷教授代为接收。

闫爱华主任致欢迎词

“三字经”中话琴史

“响器”“乐器”和“道器”

现场赠送二胡书